当前位置:好书网 > 都市小说 > 脱轨 > 正文 第67章

第67章

书名:脱轨  作者:priest
上一章← 返回目录 → 下一章
    江晓媛要照顾奶奶,祁连先她一步过去代理工作室的事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对着病房的白墙皮思考她“生如夏花”的主题秀,感觉蒋老师说得对——她时常会有灵光一闪的感触,然而一旦用造型或是绘画的形式表达出来,又感觉不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有心去骚扰蒋博,但又总在最后关头忍住,只是一遍一遍地修改,时常修改得头破血流的,就知道“买彩票”的那两块钱,实在太不容易赚。

    这一年年底,江晓媛带着奶奶去了她即将比赛的地方,临出发,是陈方舟来送行的。

    陈老板虽然个头袖珍,但是干活给力,一路帮她扛着行李,把她们送到了火车站:“老祁在那边接你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江晓媛冲他摆摆手:“谢谢了陈老板,等我发达了,一定提携你。”

    陈方舟一听,台词被抢了,只好把准备好的“苟富贵,勿相忘”咽了回去,改成了:“你踏实点吧,老大不小的人了,一天到晚做白日梦。”

    火车广播请“送亲友的下车”,陈方舟与江晓媛挥手作别,他站在已经空荡荡的站台上,像一颗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黑枣,缩着脖子,皱着五官,两只手揣在一起,听见火车放了个漫长的屁,然后摇头摆尾,不徐不疾地挪动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陈方舟神经质地往前走了两步,随即自己意识到了,强行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?”他茫然地想,“跳站台吗?”

    站台上的乘警奇怪地瞄了他一眼,想必是目测此人身板不足以违法乱纪,于是很快调转目光,不再关注他了。

    陈方舟脑子被寒风吹得空空的,他吸了一下鼻子,怅然若失地往回走去,忽然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那年满怀中二,南下准备闯荡世界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火车票还没有实名,进站还不必出示身份证和车票,每个小流氓平均精通两到三种逃票方法,青少年的陈方舟只会一种,所以大概只配叫“盲流”。

    他逃票上车,上了车就钻厕所,在车厢里左躲右闪,跟检票员斗智斗勇,鼻子里是啤酒泡鸡爪的馊味,他心里装着一片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如今,他那馊了的海阔天空味道散了,他心在有个家,有个老婆,即将又有各孩子。

    再温暖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今非昔比了——陈方舟甩甩头,听着身后火车声渐渐远去,感觉自己像是与另一个自己分道扬镳,他心里有种强烈的*想回头看一眼,又觉得没有意义,于是失笑一下,灌了一喉咙凉风,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江晓媛在路上给祁连发了短信,告知了火车正点到达时间,然后说:“顺便帮我看看有没有便宜点方便点的旅馆,我先住下来,再慢慢找房子。”

    祁连简短地说:“行,你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什么就不用管了?

    等她顶着一双黑眼圈到了目的地,祁连又开着一辆不知从哪弄来的车,直接把她送到了一处居民楼里,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她:“房子租好了,以后你就住这吧,离工作室不到八百米。”

    江晓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居然这么长时间连招呼都没打一声,就把房子给租好了!江晓媛震惊得无以复加,只好再次对他的闷骚表达敬意。

    奶奶在旁边瞪着眼睛打量着祁连。

    祁连把行李送进去,冲奶奶笑了一下:“一楼,左边那间就是。”

    奶奶开了口,发话说:“你进来喝杯水吗?”

    祁连十分乖巧:“不了,天太晚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奶奶神色缓和了一些,收回了虚伪的客套:“哦,谢谢啊小伙子,那你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祁连痛快地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自行开锁,进了一楼右面的那间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两间对门同时出租的房子的,屋里的布置充分考虑了老年人的需求,没有一个门槛和台阶,虽然不大,但也够住,江晓媛甚至在卧室的一角看见了一个别致的工作台。

    “简直没辙了。”她想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江晓媛做了个非常古怪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有一个巨大的屏幕,她扬断了脖子也看不到顶,大屏幕上分割成无数个一尺见方、骨灰盒似的小屏幕。

    七八成的小屏幕像是坏了,都是黑屏状态,其他亮着的在播放影像,主角都只有一个——江晓媛自己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,小心翼翼地沿着大屏幕的底部缓缓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有些小屏幕里,她落魄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,于是就不看了。江晓媛惯常自恋,流连逡巡的都是里面的人风光得意的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块屏幕上,她看见自己一身珠光宝气,还戴着一副遮着半张脸的墨镜,高贵冷艳地从某个不认识的建筑里走出来,门口等着的记者立刻追上来,亦步亦趋地跟着她,噼里啪啦地对着她拍个不停,嘴里嗷嗷叫着“江老师”。

    江晓媛心花怒放地想:“天呢,这也是我吗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想,屏幕上就跳出了“回放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江晓媛好奇地按了下去,就看见了那个刚刚被扔到这个世界来的倒霉的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与过去的她不一样,屏幕里的江晓媛在美发店被孤立之后,没有选择自欺欺人地忍受,而是心和嘴一样硬地收拾东西走了,她走得志气非常,谁也没告诉,四处流浪了好一阵子,最后到一家定制服装店里给人打零工。

    她从打扫卫生做起,寒冬深夜里,满手都是冻疮和针扎出来的小眼,在一盏摇摇欲坠的小灯下缝东西,这样一点一点地学,一点一点地做,最后居然成了个知名的服装设计师。

    江晓媛看得心潮澎湃的,代入感苏得不行,看完不过瘾,恨不能立刻再找一个屏幕意/淫下一段。

    搜寻半晌,她终于又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屏幕上的江晓媛成了个知名的艺术家,格调相当高,还办了自己的画展,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“回放”,发现这一段得分歧点在祁连第一次对她承诺无条件帮助的时候。

    和真实的江晓媛不同,屏幕里的那个她犹豫了一段时间后,还是答应了,她在祁连的资助下念了一所国外的知名艺术院校,由于想清楚了自己想要什么,又还勉强算是有点天分,之后一直一帆风顺,混得不错。

    江晓媛看完默默回味了一下,看得也有点爽,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有点别扭,反正不像前面那个燃。

    这时,她忽然又想:“那些黑了的屏幕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这念头刚一冒出头,隔壁一面黑了的屏幕上就跳出了“回放”字样。

    黑屏想必不是什么好事,江晓媛有点不太想看,但又耐不住好奇心,最后还是点了。

    屏幕里回放了一段黑白的视频,开头和方才一样,黑白剧里的江晓媛接受了祁连给她的资助,但后面却慢慢不一样了,这里面的那个江晓媛,虽然人在学校,心却始终没有落到她的专业上,像是混日子混出了惯性,学习未见得怎样用功,反倒总惦记着给她钱的人。

    江晓媛惦记人,想也知道总是那一套——她要是占尽优势,就能优雅可爱、游刃有余,她要是心怀不安,必定公主病犯,作天作地。

    贼都知道“谋财害命”乃是大不义,于是钱和人终于不可兼得,最后她在祁连冷淡转身相对的时候,向病毒投了降。

    屏幕再次回到黑屏状态。

    原来“黑屏”就是那一个情境下的她输给了病毒的意思。

    江晓媛极目远眺,发现不时有原本亮着的屏幕熄灭下去,然而无论怎样灭,总是有那么零星的几个屏幕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人的每一个选择,都会产生一个衍生的平行空间,平行空间里的人走向岔路的另一边,两个时空从同一个起始点出发,然后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那么也会有无数个病毒,在无限时空中与她纠缠吗?

    她输给病毒无数次,同时也一再击败了对方吗?

    江晓媛不知道,这毕竟只是她一个毫无逻辑的梦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在凌晨五点准时醒过来的时候,她突然有了某种使命感——她要为自己走出的这条路负责,因为或许有无数分道扬镳的“自己”在默默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江晓媛一骨碌爬起来,开始了自己忙乱的一天。

    要和祁连交接新工作室的事。

    要联系客户。

    要准备招聘团队。

    还要继续修改她“生如夏花”的作品……

    或许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了,那也没关系,学艺不精,大不了下次再来。

    或许将来学艺精了,也一样离功成名就差那么一点运气,那也没办法,她只好多参加几次抽奖,借以慰藉自己死不回头的心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的她中不了奖,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没准能中呢。

    “即使时间仅有二维,也将呈平面状而不是直线状,有无数个方向,那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同时做出无数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总有一个选择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(完结)
上一章← 返回目录 → 下一章
添加书签